旧帖 2018-05-14 13:32:15
Post #1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u彩:北非历险记

万彩会娱乐 www.w3p9.com.cn

写在前面

?
?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困扰,有必要在此先作一个申明:这不是一篇纪实游记。我将它定义为一篇旅行小说。为了哗众取宠,我可能会添油加醋。为了避免产生流水帐的记录,我恐怕会调整叙述结构,不完全以时间为序展开故事。既然是小说,不侧重风景描写和景点介绍,反而常?;嵋槐蚀?。为了使本申明起到强调效果,我还要借用TVB电视剧常用的开场白: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切记请勿假冒我的队友对号入座。因为,这真的没有意义!



第一部???? 摩洛哥

第一章??? 缘起摩洛哥
第二章??? 惊魂一刻
第三章??? 祸起萧墙
第四章??? 抉择
第五章??? 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第六章??? 婧婧的被动选择
第七章??? 住宿风波
第八章??? 走出去你就会知道一切都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难
第九章??? 我们需要调整行程
第十章??? 横空出世的内部矛盾
第十一章??? 危险不期而至
第十二章??? 车陷荒野
第十三章??? 等待救援
第十四章??? “我们安全啦!”
第十五章??? 再遇惊魂夜
第十六章??? 艰难寻店路
第十七章??? “Thank you”,“Very much”
第十八章??? 摩洛哥精油风波
第十九章??? 离散的人心
第二十章??? 老奶奶向我举起了棍子
第二十一章??? 那些说出来和没有说出来的话
第二十二章??? 情断卡萨布兰卡

第二部???? 突尼斯

第二十三章??? 初访突尼斯
第二十四章??? 车陷荒野那一天另一辆车上发生了什么?
第二十五章??? 杰尔巴岛上的一天两夜,一点也不消停
第二十六章??? 新仇旧恨
第二十七章??? 悲摧了,我的新手机荡机了
第二十八章??? 不得不提的杜加古城
第二十九章??? 被抢劫事件
第三十章??????? 重返卡萨布兰卡

第三部???? 尾声

第三十一章??? 机场重逢
第三十二章??? 阿布扎比的24小时
第三十三章???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云淡枫清天蓝 于 2018-06-12 11:46:02 编辑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4 13:35:09
Post #2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并不是结尾


旅行结束,回家已经两天了。该还的债已经还清;带回来的礼物该送的送、该寄的寄已处理完毕;带出去的一箱子衣服也全部清洗干净重新放进了衣柜;连行李箱和小背包也塞进了它原来的角落,静默地等待着下一次的出发。一切都恢复了出行前原有的模样,就连在旅行下半程中坏掉的手机也送到维修站重新刷机恢复出厂设置了,不言而喻,此行中用手机所拍的照片也全部被清零了,留下的只有一片空白,然而,在这段旅行中发生的点点滴滴却蜂拥而至,此起彼伏地在我脑海中吵吵闹闹,互不相让,久久无法安静下来。我怎么也弄不明白,明明好好的一趟拖个行李箱、租个小汽车自驾的休闲游为何就演变成了这般惊心动魄的历险记?从踏上香港机场那天起,到离开香港机场那天止,这短短的二十二天里,意外层出不穷,波折接连不断,纠纷没完没了。整个过程,不需添加任何素材,只要原汁原味,就能拍成一部精彩绝伦的电影。这哪里还是一趟旅行,这明明是一次探险,一次对人性的考险。在这个临时组建的六人团队里,人性的弱点与自私一览无遗。每个人都高高地扛着鲜明的个性大旗,却不愿屈尊俯就张开理解与宽容的心怀,于是,一路争吵着,别扭着,与自己和队友较着劲,直到曲终人散,缘尽而止。尽管在整个旅程中,我被戏称为淡定姐,但在离开香港机场的某时某刻,直到现在,每每回望此段旅程,我仍忍不住热泪盈眶。如果记忆能像手机照片一样被删除重置只留下空白从零开始,也许,也好......
我要感谢老天对我的眷顾:每次乘坐飞机从来都是挑靠窗位的我,那天竟因为长距离夜间飞行的缘故,自选了一个过道位,而当飞机左翼起火时,我因头一晚在火车硬座上熬了一夜此刻支持不住正陷入迟钝无知的昏睡中,躲过了惊悚的一刻;当我们的车辆陷入千山鸟飞绝般的荒野时,是两个工人燃烧野草时隐时现的火焰给了我希望;当我们被一群当地年轻人欺骗,迷失在纵横交错的古镇小巷时,是杂货店那微弱泛黄的灯光给我们提供了暂时的栖身之所。这段旅程有太多匪夷所思的际遇和磨难,虽然几次身陷险境,但终化险为夷,基于这个理由,我仍然心存感恩并相信这段经历也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切记不可多得,一生一次足亦,多了就会怀疑人生)。也是基于这个理由,我想将这个故事写出来,分享给您们。我不想对故事中的人物做太多的评价,因为他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我看来,如果单是站在自身的角度来看问题,的确常常都是有理的,然而,那又是什么造成了现实中一个接一个的意外和故事?是主观原因还是客观环境?聪明如您,相信会有自己的判断。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5 18:15:47
Post #3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一部 摩洛哥


?第一章? 缘起摩洛哥


?亲爱的读者,如果您在报刊、杂志或互联网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某某地方飞往某某地方的某某航班,在起飞十分钟后左翼起火,所幸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飞机已安全折返??春?,您会不会发出一声感叹,“还好,没事?!比缓缶痛烁樵谝慌圆辉傧肫??答案是必然的吧。因为您只是在读一则新闻故事,您不是事情的亲临者,没有切肤之痛,所以,请原谅我的善变,我强烈地建议您切换身份,将自己置换为故事的当事人再想想,如果此刻是您坐在那驾起飞的飞机上,当您闻听飞机起火,您的生命可能在几分钟后消亡,您是否会产生魂飞魄散心惊肉跳的恐惧?当飞机安然着陆,您是否又会产生劫后余生捡回一条命的庆幸?我想是有的吧。我要的就是这种情绪上的波动效果。好了,由此时开始,您不再是一个读者,而是我们六人游团队中的一员。我们六人游团队由四名女性、二名男性构成,您可以任意挑选一位并成为他/她。当然,您也可以挑选我,故事的讲述者,和我一起将这个琐碎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是一个户外爱好者,从2011年被同事带入磨房,接触到户外这个群体后,每年都会在网上约完全陌生的同路人——偶尔也会有旧相识——开始一段崭新的旅程,这八年来,足迹已经踏遍全国,也偶尔涉及出境游。因为语言上的缺失,每次参加出境游,我都比较谨慎,希望选择到靠谱的领队或召集人,不至于出现半路上将队员扔下的现象。我是很害怕被扔下的。因为我的英语实在太差强人意了。也因为我是胆怯而懦弱的小女子,并不希求任何的意外。
选择摩洛哥,最大的一个原因在于免签。我在网上看到召集帖并报名时,这个队伍已初具规模。召集人,姑且叫她慧慧吧。从她的标签上看,她曾经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职场成功人士,我试想这样一个人该是一个有能力、能包容的人吧?;刍墼臼窍牒团笥牙隼黾氨斫闳私岚槌鲂械?,因为她的表姐临时有事取消了行程,所以,她决定再召集二个人同行。我在报名时,已经有三女一男四个人了,而且都是能说方言的广东人,所以,对加入此行我并未抱太大的期望。后来可能是考虑到住宿的方便性,又让我和另一位上海大叔加了进来,于是就形成了最后的4女2男的格局:慧慧、丽丽、青草、婧婧、上海大叔、我。其中,慧慧是召集人,青草是翻译兼司机,上海大叔是司机,丽丽是会计兼后备翻译,婧婧是出纳,我在自己唯一能胜任的财务工作被人抢占后成了一名悄无声息的闲人。是的,我是闲人,或许正是因为我是闲人一枚,我才可以跳出圈外,用一个旁观者的眼光看尽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上海大叔网名叫三横一竖,真名姓王,今年六十,他比较在意年龄,不喜欢别人叫他大叔,说是可以称他老王或阿王,阿王叫起来太拗口,我就叫他老王。这个称呼既不显得过于亲热也不显得过于生疏,同事、朋友和陌生人都可以通用。我们队伍中年龄最小的86年出生的姑娘婧婧则亲热地叫他王叔叔。其他人则叫他王哥或王大哥。老王是上海一家金融证券企业的管理者,因为临近退休,老板对他的工作采取了放任自流的宽松政策,他得以请了个长假出来游玩。老王说他年年出门旅游,但以前都是跟亲朋好友一起,跟陌生人出行,于他,这是第一次,因此心里有点七上八下。他没有想到的是越怕出事越要出事,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此行的命运将和他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5 18:19:53
Post #4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二章? 惊魂一刻
?
?
2018年3月9日,我拖着一个26寸的行李箱、背着一个35升的背包,踩着夜色,踏上了由长沙开往深圳的K9017次列车。为了省钱,我买的是硬座。由于行李箱太重,我举不起来,便顺手将它塞进了座位的下面,这使得列车座位间本来就不宽敞的空间变得更加狭窄。我动转不灵,彻夜未眠,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计算着漫漫长夜。
3月10日上午,列车准时到达深圳。我没有稍做停留,便直接从罗湖口岸进关到达香港,然后坐火车到上水,在上水换乘A43大巴到达香港机场。我是最早到达香港机场的,到达后便立即用机场的WIFI登陆微信留了言,丽丽和婧婧不久后也到达机场,我等了很久才知道,他们四个人分别从广州、珠海、东莞坐船过来,他们在机场码头就可以直接办理入关及行李托运手续,不需要进入我所在的候机大厅——进港方式的不同是我们当晚出现分化的源头。
我一个人排队办理了行李托运及安检手续,然后溜溜哒哒地在机场内转悠,直到接近登机时间,我才和大家汇合。初次见面,大家只是简单地报了个网名,便各自低头继续玩自己的手机。我不尴不尬地站了会儿,也找了个空位坐下了。
我发了个朋友圏,便上了机。上机后,将小背包放入行李架里,在座位上刚坐好,我的头便昏昏沉沉地不受控,眼皮随即嗒拉下来,陷入了稀有的睡眠中。也不知道这样昏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一声沉闷的异响,像是飞机撞上了什么重物。
“可是,飞机不是应该已经起飞了吗?在空中有什么重物可撞的呢?不对。难道飞机还在滑行,还没有起飞?不对。难道我在做梦?不对?!蔽以谛睦锓撕眉父瞿钔?。然而,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空气中仿佛迷漫着一种压抑的躁动。我听到来自周围不安的低声私语。我睁开眼,茫然地环顾着四周。
“起火了。飞机起火了?!庇腥嗽诮?。声音不算大但却是抖音。
我朝离机舱窗口很近的队友青草投去询问的眼光,他告诉我,“飞机左侧的发动机起火了?!?/span>
我看了一眼手机,离正常的起飞时间仅仅过去了十分钟。
我坐直身子,伸长颈脖,努力朝机舱外望去。舱内太亮,舱外太暗,隔着两个座位,再加上倾斜的视角,我看不到火光。我只能感觉到舱内人员的不安情绪更浓烈了,而坐在靠窗座位上能看见左翼上的火光的乘客,明显被吓住了,表情木然,呆呆无语。
“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请大家保持镇定,不要离座站起来,也不要开舱拿行李。请大家扣好安全带,不要离座走动,也不要拿行李?!贝踊盏暮蟛看匆桓雠员曜嫉钠胀ɑ安ケ?。
我估摸着这趟由香港飞往阿布扎比的航班上约有七成以上的乘客是中国人,然而,阿提哈德航空公司什么时候招了中国女空乘呢?我的思绪被这个中国声音分散了。
我再次伸长颈脖向四周环顾,目力所及,既没有人离座,更没有人开舱拿行李。只能听到交头接耳受控的窃窃私语,还有一个宗教徒稍稍大一点的祈祷声。
“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请大家保持镇定,不要离座站起来,也不要开舱拿行李。请大家扣好安全带,不要离座,也不要拿行李?!毕A巳姆种雍?,那个标准的女播报员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我有点讨厌起这声音来。明明没有人离座,干吗老是乱播报呢?这不是添乱吗?我本来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神经在这一次次响亮的播报声中彻底清醒过来,而一旦清醒过来,我的恐惧便开始顺势滋长了。
“难道这次真的在劫难逃?天啊,不是说飞机是所有交通工具中安全系数最高的吗,我以为在飞机上是出不了事的,无非是晚点延误之类,所以,我在买保险时还特意将生效日期延后了一天,从飞机着陆那天起算,也就是从明天开始计算的,这样一来,如果真有什么事,那我岂不是什么也无法留下?天啊,真是鬼迷心窍,我干吗要从明天开始算?”我自问自答,陷入悲观的沮丧中。
一阵热烈的鼓掌声传入我的耳膜,场面就像电影里的镜头。我们的飞机安全着陆了。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从发现左翼起火,到飞机折返香港机场安全着陆,不过短短的十五分钟,然而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却是生死攸关的一刻钟。
大家都解开安全带,站起来走动,自由地交谈。有人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向家人报平安。也有人选择了避而不谈,将此次事故藏在自己心里。
“你摸摸我的手,我一手的汗?!被刍鄱晕宜?。我摸了摸,她的手心的确是湿的,“我都吓傻了。心想,完了,全完了?!?/span>
“你不害怕吗?”慧慧问青草。
“我以前遇到强气流出现比较大的颠簸都会害怕,这次一看见火光,就觉得在劫难逃,一想到反正也逃不掉了,漫长的瞬间过后反而是出奇的平静?!?/span>
“还是枫籽比较幸福,睡得迷迷糊糊的,还没反应过来?!?/span>
“是的,我刚感到害怕,飞机就着陆了?!?/span>

“你们说,明天腾讯新闻上会不会有我们这趟飞机的新闻报道?”

“你想太多了吧,一个人员伤亡都没有,谁会大惊小怪当新闻报道?”

“那可不一定,飞机毕竟是真的起火了?!?/span>

“试目以待?!?/span>

于是我们各抒己见,表达对此次事件的感觉、感悟和感想,又和前前后后的乘客聊天、拍照,尽情地自娱自乐以驱除这次事件飘进我们脑海中的阴霾。
有人说,在发动机起火后,机长启动了飞机的灭火系统当即就熄灭了火焰;也有人说,飞机是不具备自我灭火系统的,机长只是用机盖将火焰盖住了,以控制火势的扩大与曼延。无论真实情况如何,有一点是明确无误的——有惊无险,我们活了下来。
云淡枫清天蓝 于 2018-05-17 11:45:23 编辑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5 18:28:44
Post #5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5 18:32:59
Post #6
Re: 北非历险记
 
清秋凝香 离线 清秋凝香 关注故事~
 
旧帖 2018-05-16 09:53:21
Post #7
Re: 北非历险记
 
青青。。 离线 青青。。 smile关注故事。。。不能断尾哦。。

----------------------------------------
蝴蝶只有一个夏天的美丽,薰衣草只有两个星期的芬芳,太多人喜欢流星,喜欢那一瞬间的光芒,我只是想找到的散落的最后一片叶子~~~~~~~

 
旧帖 2018-05-16 15:41:02
Post #8
Re: 北非历险记
 
流浪vs辉 离线 流浪vs辉 关注故事~

----------------------------------------
总有那么几个共同爱好的,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旧帖 2018-05-17 11:48:03
Post #9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三章? 祸起萧墙


离飞机安全着陆至少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我们既没有听到机长的安抚声,也没有听到司乘人员的指示声。大家都安守秩序,耐心地等待着,没有出现任何一点骚动。从死亡线上侥幸逃脱出来后,人们都多了一份宽容与理解。当舱门静静打开时,人们都有序地往外走,沿着甬道进入大厅。在大厅里再次等待。
我有点惶惑焦躁坐立不安。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事情,而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却不慌不乱,把这当成一件稀松平常的例行公事在处理。我坐不住,一看到有三五个人聚在一起说话,我就凑过去听听,以为是工作人员在安排,但每次都失望而归。那都是旅行团的领队在指导游客。就这样东一下西一下地打听,也不知道是过了半小时、一小时还是二小时,终于看到真正的工作人员来了。大家在排队。我跟了上去排在后面。
“你是坐船来的吗?”
“是?!?/span>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工作人员就在这个人的外衣上贴一个印花。然后,这个人就在柜台办手续领餐券。
“你是坐船来的吗?”轮到我时,工作人员照例问道。
“不是。我是从陆路经罗湖口岸入境的?!?/span>
“那你站在一边等,我们现在只安排坐船过来的人?!?/span>
“可是,我和他们是一起的,一个团队的?!蔽抑噶酥概旁谖仪懊娴募父龆佑?。
“可是,你不是坐船过来的,我现在只安排坐船过来的人,你站在一边等,会有人来安排的?!蔽液芪弈蔚赝说揭槐?。
四个坐船入境的队友登记完毕,领好餐券进入两步之遥的餐厅开始就餐,而我和老王只好继续等待。
我又开始了不安地转悠,看到有貌似工作人员的人在讲什么,我就凑过去打听。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打听到了处理方案:所有陆路入境的乘客,先重新办理入境手续,然后领回自己已托运的行李,再到机场酒店去办理入住手续。
也幸亏我采取了主动的态度,要不然就有可能错过安排的消息获取。因为整个事情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拿着喇叭在大厅里招呼,一切都是在按部就班平静中进行的。
我一打听到结果就回头找老王。他正在餐厅里和队友聊天。
“赶快走吧,跟大家一起,晚了,等大部分人都走了,我们就找不着酒店在哪儿了?!蔽掖叽僮?。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可以互相依靠了。
入境、提行李、入住酒店、领券晚餐,可以说一切都办理得非常顺利。酒店在候机大厅的底下二层,环境很好,每人单独安排一间房。餐厅里虽然马上要打烊了,食物所剩无几,但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将就吃了二口草草了事。我以为这个晚上,各自休息,一切有待明天航空公司的另行通知了。没想到,当我在酒店前台找工作人员帮我连接上WIFI时,我才发现队友的留言:我们已经拿到登机牌,将乘坐当晚的航班经迪拜飞卡萨布兰卡。当然,前面还有诸如“在不在”的询问句,有“每个人都应该自己向航空公司争取尽快安排航班”提示句??赐暾庑┝粞?,我顿时就蒙了。刚刚才平复下来的心情,再次汹涌澎湃起来。
“他们换了登机牌,马上要飞了,你知道吗?”我问老王。
“我看到了?!?/span>
“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span>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我没反应过来?!?/span>
“那现在怎么办?”
“也没有什么办法?!?/span>
“我们再去打听一下吧?!?/span>
我们跑到酒店前台,问酒店工作人员有没有航空公司的新通知。答说没有。
“可是我们有四个队友刚刚拿到登记牌,今晚就飞了?!?/span>
“那你们去航空公司的柜台问问看?!?/span>
我们跑到楼上。柜台空空如也,工作人员早下班了。我们又跑到机场总服务台,将事情描述了一番,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建议我们找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代理,我们又来到代理公司的服务台,将事情又重述了一遍,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爱莫能助,并坚称当晚没有飞卡萨布兰卡的航班,劝我们回酒店休息等待通知。
我们无可奈何地返回酒店。虽然酒店很舒适,但我整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既然我们在机场已经汇合,那就是一个团队了,为什么在联系不到队员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说走就走?如果他们可以随时丢下队友,他们为什么要约伴?这是怎样的一群人?”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7 11:53:56
Post #10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7 11:54:30
Post #11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清秋凝香 wrote:
关注故事~



谢谢。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7 11:54:59
Post #12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青青。。 wrote:
smile关注故事。。。不能断尾哦。。



好的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7 11:55:31
Post #13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流浪vs辉 wrote:
关注故事~



谢谢。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8 11:40:00
Post #14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四章? 抉择

“去你的房间谈谈方便吗?”在酒店吃完早餐回到房间后不久,老王在微信中问我。
“方便?!蔽抑苯亓说钡厮?。有什么不方便的呢,我心烦意乱,压根也睡不着。
“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有什么打算?”老王进门后就开门见山地问我。
“我正犯愁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span>
“现在的事实是,他们四个人先走了,他们是不是会在卡萨布兰卡等我们,这是个问题,答案不好说,从他们昨晚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完全有可能弃我们于不顾,四个人往前走?!?/span>
“应该不会,如果他们想四个人走的话,就不会加我们俩进来。四个人无论是坐车还是住宿都不方便?!?/span>
“那很难说。我们在机场一汇合,我认为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了,有任何事情就应该共同进退,但他们不照样先走了吗?”
我不得不承认,这正是我的困惑与疑虑所在。
“现在的问题在于,如果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还走不走?”
此刻若是放弃,机票应该有望得到全额退款,损失甚微。若是继续前行,前途未卜。何去何从?我陷入思索中。
老王继续说道,“我刚刚给我老婆打了个电话,我告诉她说,我可能去不成了?!?/span>
“你老婆怎么说?”
“她说‘去不成就回家好啦’?!?/span>
“你是想继续走吗?”
“我想着我兴高采烈地跟老板请了个长假,才出来一天,第二天就灰溜溜地回去上班了,这也太丧气太丢人了。我是想继续的,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你要是愿意,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只好买张机票回家了?!?/span>
“我只简单地看了一下资料,没有做详细的攻略?!蔽矣形业墓寺?。我开始找理由。
“攻略无所谓,摩洛哥又不大,现在开始查资料也来得及?!?/span>
“可你英语不行,我英语也很差?!?/span>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少点沟通,我们每天在网上把酒店定了,把第二天要去的景点查好,路线用导航设好。实在不行,还有翻译软件呢,再不行,还可以使用肢体语言用手势比划吗,有些人一点英语也不会,也照样出国?!?/span>
“那倒是。我就曾经遇到过一个退了休的大姐,她几乎一句英语也不会讲,纯粹靠着翻译软件在走,一个人已经走了五六个国家了?!?/span>
“就是啊。她还一个人,我们好歹还是两个人?!?/span>
“两个人是两个人,可是这孤男寡女住宿可不方便啊?!蔽倚睦镅八?。这次出门前,我们在网上先预订了第一天的旅馆,住宿费平均每人每晚超过200元。这是标间的价。如果我们俩每人住一个单间,这住宿就得翻倍,每晚400-500的住宿费,这费用我还真有点吃不消。如果我们俩拼房混住,我又接受不了。毕竟老大不小了,思想不可能像年轻人那样开放大度。我记得有一年在越南,我们三个女的一个男的,我和一个女孩住一间,另一男一女就混住,最让人难堪的是,越南的好几家旅馆都只有大床房没有双床房,我真佩服他们的大度,女的穿吊带睡裙男的光着上身只穿着裤衩,两个人大大方方地齐头睡在一张床上看到我们推门而入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有一次在国内游玩,和队友聊起混住的事,有个女孩就说,她也曾和异性混住过,也是大床,两个人都很害羞,大热天的一个裹着床单一个裹着睡袋,两个人都像怕被别人侵犯似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熬了一晚上。我不能接受孤男寡女单独混住,无论是哪一种方式,包括一间房两张床。
“是啊,我要是有她的那份胆量就好了,可惜啊?!蔽乙槐咴谛睦锖悸蚁胱乓槐咦猿暗?。
“凡事都有第一次吗,我这也是第一次和网上的人一起出来玩。我是想过大家来自全国各地,年龄、性格、家庭环境各不相同,可能会有一些磨擦,但我没想到,会出现现在这种事。第一天就把队友给丢下,这个,我还真没想到?!?/span>
“谁说不是呢?!蔽颐蔷退堑男形址⒈砹艘煌ǜ锌?。
“你要是这第一步踏出去了,那你以后想去哪个国家都不用担心了?!?/span>
我有点心动了。“要不,就拼着多花点钱,试试看能不能走下来?如果这二十天真能坚持下来,那我以后就真的敢自己出国了?!蔽以谛睦锱趟愕?。
“至少,我敢保证,我绝对不会像他们一样把你丢下不管?!崩贤踔V仄涫碌厮?。
我们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但一直没有定论。就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微信响了,离开的四个人有消息了。他们到达迪拜后才发现,他们的行李还在香港,他们忘了办理行李转运手续,请求我们的帮助,并答应届时在机场等我们。
对这一刻左右为难的窘境的如释重负和对接踵而至的未知旅程的深深隐忧齐头并进同时袭上我的心头。我和老王最后决定,晚上照旧依航空公司的安排飞卡萨布兰卡,至于到卡萨布兰卡以后,只能听天由命,见机行事了。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9 12:47:33
Post #15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五章? 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正午十二点,我和老王办理了退房手续,推着行李去酒店的餐厅就餐。自助餐琳琅满目,看起来非常丰富。知道他们不得不等我们,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我们的心情也变得阳光灿烂起来。
“恶人自有老天收?!崩贤跹笱蟮靡獾厮?。而我也在想,天无绝人之路。
刚刚在办退房手续时,我看到了航空公司贴出来的公告,我们被告知我们将乘坐与昨晚同样的航班出发。这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对于航空公司来说,这也是最经济实惠的对策。因为昨晚的航班空座率很高。
吃完饭,我和老王就坐在餐厅里休息,直到餐厅要收摊。我们来到候机大厅,发现值机柜已经提前开放了。刚刚和我们同桌就餐的一家三口此刻正在办理登机牌。我让老王排队,自己则走到前台向正在办手续的四川小伙打听是否需要一些额外的资料。小伙子是因公去摩洛哥的,但也因公就私顺便把老婆和老妈带出来长长见识。
排队时,我还有点小小的紧张,担心座位不够,无法安置下昨晚的全部滞留人员,但当我回过头去,看到我们身后长长的队伍,我松了一口气,当我们拿到登机牌,我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于是,我尽心尽力地开始向值机柜台的工作人员讲起了四个队友的行李的事情,他们抄下了我提供的四个人的姓名和行李编号,答应会尽力去查。当我们正式登机前,我又再一次将队友的姓名和行李编号及行李遗忘的前因后果向工作人员讲述了一遍,工作人员当着我的面打电话到行李部让他们查到了行李并要求他们将行李运上我们的这趟航班,然后他向我承诺,我的队友的行李将随同我们乘坐的航班同步到达卡萨布兰卡。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我将工作人员亲口告诉我的结果通过微信反馈给了队友。
“我们明天一早从马拉喀什开车过来卡萨布兰卡机场迎接你们,和我们的行李?!?/span>
得到队友这样的响应,我心满意足地登机了。
我知道,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将心比心的话,这个世界会更加美好,但是,我也知道,有些人注定是不会这样去做的。
经过近二十个小时的飞行,当我和老王在早上8点抵达卡萨布兰卡机场时,我们得知,先行抵达的四个队友不会像他们在头天承诺的那样一早来机场接我们,因为他们通过电话查询得知他们的行李可能要在下午才能抵达卡萨布兰卡,于是他们找出了一堆理由来辩解,诸如,他们坐了很久的飞机很累想睡个懒觉吃个中饭、他们住在马拉喀什离机场很远,他们希望我和老王在机场周边晃8个小时,直到下午4点他们过来机场取行李时再和我们汇合。我们照单全收了。我们在机场静静地等着,等着时间过去。
我和老王用欧元换了点本地币。我又领张电话卡,并找工作人员帮我调试好了。老王觉得免费领卡的两家通讯公司的网络信号一般,想买另一家据网友说信号更强的电讯公司的电话卡,但交谈的结果是人家要价100迪拉姆5G流量,老王嫌贵,说是干脆到了市区再买,我觉得也行,反正机场有免费的WIFI可用,也不着急。我们想找点吃的,可是在机场内转了一圏,发现只有包着生鲜蔬菜和冰冻火腿的冷面包。我们又出了机场大厅,但机场外只有宽大无边的停车场和猛烈刺眼的阳光,并没有更好的食物,我们只好重新过安检进入大厅。在大厅里至少还有座位和网络。就这样,我们熬到了下午4点,看见四个队友招招手便一晃而过的身影消失在过道的尽头。
“你们真的有帮我们催过行李的事吗?”从行李查询处返回到我和老王等候的大厅时,青草问道。他问这话时,脸上带着明目张胆的不悦。
“说过两次。一次在办登机牌时,我觉得那里的工作人员可能只是例行公事地抄下你们的行李编号,未必会真的过问,但是在登机前,他们确实当我们的面打电话过问了?!崩贤跸晗傅亟馐退?。
“怎么?还是没到吗?”我问道。
“他们查到,我们的行李还在香港机场,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到,而且还有一件没找到?!?/span>
“没道理啊,登机柜台前的工作人员确实当我们的面打电话到行李部了,说的是粤语,我虽然不是广东人,但他说的话一字一句我听得一清二楚,他们确实答应我行李随机到达的?!蔽矣械慵ざ厮?。
“算了,就这样吧?!鼻嗖莶荒头车厮?。好像不是他们没有依规定办理行李转运手续才造成了自己行李的被延误,好像我们真的没有在机场帮他们催问过行李一事,好像抛下我们的是我们自己而不是他们,好像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如果他意识到理屈从而词穷,那倒还好,问题恰恰正在于,他完全没有理屈的意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付出劳动却被人质疑不作为这让我无法接受。事实上,如果他们依照航空公司的正常安排行事,我们今天一早就可以开心地玩耍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白白地耽误两天。
我现在终于懂得,为什么会有‘恶人先告状’这个词的存在了。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此行不会愉快!
“先确认一下,另一辆车谁开?”青草继续说。
“我和枫籽是确定完全不会开车的,其他人都有驾照?!被刍鬯?。
“人少的路段我可以开,人多的路段我不敢开?!崩隼鏊?。
“我没有证件,不能开车?!辨烘核?。
“你不是在群里说有证件能开吗?”慧慧反问道。
“我的驾驶证和国际驾照放在托运的行李箱里了,暂时不敢开车上路,要不然万一路上查证就麻烦了?!辨烘夯卮鹚?。
“证件你也托运?你的心可真够大的?!贝蠹曳追妆硎痉呀?。
“那就只有我开了?!崩贤跛?。于是就决定由两位男士开车。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9 12:51:12
Post #16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19 19:11:19
Post #17
北非历险记
 
Bruckner 离线 Bruckner 精彩绝伦!开始就吸引人!
继续
 
旧帖 2018-05-20 14:59:08
Post #18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六章? 婧婧的被动选择


“你说会是谁被安排到我们的车上来?”我问老王。
决定自驾时,我主张六个人租台大车,这样一来,两个驾驶技术比较好的男士就可以轮流休息,而且六个人都在一台车上,就可以避免前车等后车的时间损耗,但是,他们查了一下网上的报价,说是一台大车的租金远远大于两台小车的租金的合计,不划算,因此,我们决定租二台五座的小车。每台车坐三个人,剩下的空间放三个行李箱和各自的小背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宽松舒适的。先行抵达的四个队友已经在前一天租了一台车,我和老王到达机场后,在网上办好了租车付款手续,只等六人汇合以后去机场的停车场提车了。
“那肯定是婧婧?!?/span>
“为什么?”我明知故问。
“慧慧和丽丽是好朋友,她们本来就是约了一起玩的,肯定不会分开。青草是要开车的,必须留下?;故K??只有婧婧了?!?/span>
我笑了笑,有点苦涩。我原本是希望资源分享,每台车有个司机和翻译的角色。现在看来希望成泡影了。
“恐怕她是不太情愿和我们同车的?!?/span>
“派谁上来我们都无所谓。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们的行李明天还拿不到?!?/span>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又不是你的行李没到?!?/span>
“他们几个人走过去时,你没有看到那个小姑娘婧婧背的什么包?”
“我看到了,”我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那应该是一个长约25-30厘米,宽约15-20厘米的黑色斜跨的女式小皮包,“小女生周末去逛街背的小皮包?!?/span>
“就是啊,哪种小皮包能装得下什么东西?”
“护照、机票、手机、手机数据线,钱,这些是必备的,对,还有耳机,我刚刚看到了。另外,墨镜、防晒霜、移动电源,”我皱了皱眉,“三样都放进去,估计困难,充其量三选二?!?/span>
“随身就带这么点东西,如果他们的行李箱不到,那就寸步难行?!?/span>
“那就是说,他们的行李箱一天不到,我们得在卡萨布兰卡呆一天,他们的行李箱两天不到,我们就得在卡萨布兰卡呆两天?!?/span>
“对啦,这下总算反应过来了?!贝蚁朊靼渍庖坏?,心里真是苦不堪言。停了几秒后老王反问我,“你觉得,如果反过来,是我们俩的行李不到,会怎么样?”
我苦涩地笑笑,“估计他们四个人丢下我们直接走了?!?/span>
“诶,这就对了?!?/span>
“想想觉得好残酷?!蔽揖镜?。
果不其然,当我们提了车后,其他三个人径直往前走了,只留下婧婧。我们约好先去卡萨布兰卡市区的哈桑二世清真寺。婧婧知道前车的停放位置,因此坐在副驾上充当了导航的角色。从这一天起,直到我们离开摩洛哥前往突尼斯,婧婧一直坐在副驾位上充当着导航的角色,也正是因为这个角色,婧婧和老王有了更深的互动和情感交流。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此刻,已是黄昏,落日余晖斜照在号称世界第三大清真寺的哈桑二世清真寺上,周围一片清冷。婧婧整了整她的草帽和风衣,紧走几步离开我和老王,去寻找前车的慧慧和丽丽。望着她的背影,我摇了摇头。
“小姑娘走了?”老王拍了张照回头没看到婧婧就问我。
“嗯。她说饿了,听慧慧说前面有卖吃的,就去找她们了?!?/span>
老王朝四周扫视了一眼,“四周空空荡荡的,怎么会有卖吃的?”
“不知道。想走就走呗?!蔽椅匏降厮?。
我理解婧婧的不情愿。她和前车的慧慧、丽丽、青草四个人都身处广东,能在一起说粤语,又是最先组合在一起的。她和慧慧、丽丽甚至还是某个小城的老乡。他们四个人又共同经历了长途飞行和一天的相处,感情更深是正常的。
我和老王没有刻意去追赶他们,而是自顾自地游玩。
“你要不要拍照?”老王主动问我。
“好哇?!蔽宜?。虽然本人就不漂亮,照片又往往还不如真人好看,但是每次出门在外,还是希望多多少少留下一些影像。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这是老王绝无仅有的唯一一次主动。世界变化之快总是让人目不暇接。
“你坐到那个圆台上去?!?/span>
“等我一下,我得先试试能不能爬上去?!?/span>
哈桑二世清真寺主体建筑大部都是填海而建的,此刻,一圈长长的围栏将人与海远远地隔离开来,只能极目远望落日沉入海平面后留下的余韵。寺内的大殿还没有关闭,但因已过了参观时间而谢绝入内。我们只好沿着外墙随意地游荡,走了一半,发现前面被围住禁止通行,于是调头又返回到靠海的那头。
当太阳沉入大海,当夜色拉下黑暗的帷幕,当华灯依次亮起,清真寺前面的广场上的拍照仍在继续着。风冷冷地吹着,今晚的住宿还没有着落,没人在意这个,只是一味任性地拍着,老王有点不高兴了,远远地站着。我第一次见识到这么爱拍照的一群人,在这样单调的场景和昏暗不明的光线下居然拍了一个小时人像仍乐此不疲热情不退。我虽然也有点着急,但我有个好处,能够随遇而安,知道走不了,就干脆跟他们玩在一起。
当我们终于迈开脚步走向停车场时,已是夜深更重。这个晚上,我们在离旅馆500米左右的距离内转悠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我们要住的所谓民宿。也是从这一天起,我们开始了崎岖不平的找旅馆之路,即算是我们吸取教训提前在Booking或agoda或携程上预订了旅馆,也会因为导航的精准性、对道路的不熟悉及当地路标和门牌号的不明确、或是虽然有路牌和门牌但不是英文而是法文或阿拉伯文、或是当地民众英语有限难以沟通等等原因,造成难以无波无折畅顺到达目的地。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20 15:02:02
Post #19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21 13:28:02
Post #20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Bruckner wrote:
精彩绝伦!开始就吸引人!
继续



谢谢。危险还在后面,且听我慢慢道来。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21 13:31:20
Post #21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七章? 住宿风波

从卡萨布兰卡开出后没多久,我们来到一个收费站。
老王从出纳婧婧手中接过20迪拉姆(摩洛哥货币Moroccan Dirham,国际标准符号MAD,1MAD约等于0.7RMB ),从车窗口递给收费员,收费员从收费窗口将收据及找零递回给老王,老王没有接好,部分硬币跌落在车外。
“掉的算我的,我赔给你?!崩贤踅推本莸莞烘?。婧婧数了数说,“掉了7迪拉姆?!?/span>
“没事,算我的?!崩贤醮蠓降厮?。
“干吗要算你的呢,捡回来就好了。你把车开到前面停一下,我去捡回来?!辨烘核?。
老王将车开出收费口,停在路边,婧婧下车,走回收费口捡钱。
“这小丫头还真节省。我都说了算我的,她还非要去捡。难得啊?!?/span>
“嗯。是难得?!蔽宜婵诟胶偷?。
“刚刚那张收费收据你帮我收好,到时候记得给我,”婧婧在核对完金额后,就把收据还给了老王,老王又递给了我,“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外自驾交的高速费收据,还蛮有纪念意义的,我得保留下来?!?/span>
婧婧捡完钱回到车上,我们继续前行。远远地看到前面有一个交警站在路旁,走到近旁老王举起手微笑着敬了个礼。交警朝车内望了望,然后挥手示意我们继续走。
“王叔叔,你为什么看到警察就笑着跟他们敬礼呢?”婧婧好奇地问。
“中国有句老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警察看到我们敬礼,就会心情好,就算我们有什么小毛病,也不会追究?!?/span>
“哦?!辨烘夯腥淮笪?,自此以后,她一看见警察就举起右手并露出笑脸。我坐在后面看着他们俩,他们敬礼时手部的姿势和脸上堆起的讨好的笑容都如出一辙。
我坐在后面独自不露痕迹地笑了笑。“真是一对活宝?!?/span>
今晚我们住在马拉喀什,但在住宿上遇到问题。我们原来想得很简单,两男四女,二二组合,三个标间。然而,在卡萨布兰卡,当两个男人在同一间屋里睡了一个晚上之后,青草的态度便有了大的转变。
老王是最后一个入团的人,被邀进微信群前,曾坦承他睡觉打呼?;刍畚是嗖菔欠窠橐?,青草表示没有关系,显然,拥有一个可以分担房费的同性是当时他考虑的重点。但同住了一个晚上后,青草说发话说,“王大哥的呼噜声实在太响亮了,我一个晚上都没睡。我受不了。这样不行?!?/span>
这样不行。我们四个女人也觉得这样不行。两位男士都担任了开车的重任,一车人的性命交在他们手上,如果他们头天晚上睡眠不好,第二天就会疲劳驾驶,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不能马虎。刚好在我们今晚所预订的民宿的三间房里,有一间房里有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于是,慧慧和丽丽主动提出愿意和青草混住。
旅馆是典型的具有当地特色的民宿,由自住的民房改建而成,铺着地毯,装饰着富有风情的各种摆件,接待我们的是母女三人。我们无论是对房间还是对穿着民族服装的母女三人都充满了浓浓的兴趣,很是热闹地寒喧了一番,又在网上报价与实收价的差异上很是大费周章地协调了一番。
“我在网上预订的时候价格明明是1289,现在这样一算就要1500了?!弊魑诵械某瞿珊吐霉莸脑ざ┱?,婧婧对老板娘报出的价格愤愤不平。
“已经了解清楚了,网上报价是不含税的,但店主实收额是含税的,超出的部分就是每人每晚5欧元的税款?!?/span>
“这5欧的税也太高了。昨天晚上也是因为税款的问题,差点被那个收钱的女孩蒙混过关,幸亏老板后来来了?!?/span>
昨天晚上住的也是民宿,被派上来收钱的女孩英语不行,说也说不清,就是坐着要钱,我们以为她要狮子大开口收取高出我们订价一倍的房费,本来因为找房费了太多周折,到了房间一看又不干净心里窝着火,一见女孩的态度心情更是不爽,僵持了好久,直到民宿老板亲自上来,青草用民宿老板认为合理的汇率将计算过程一步一步地写出来,大家才将帐目算清楚说明白。
“那也没有办法,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则,在摩洛哥,房费就是要交税的,我们也不能不付?!?/span>
“反正这个钱我掏得不舒服,以后你们订房吧,我是眼不见为净?!辨烘合铝私嵊?。婧婧如此小题大作是因为心里窝火,这两天旅馆是由她找的,可是她每天在网上找到房,慧慧总是挑三捡四嫌这嫌那,让她觉得费力不讨好。第二天吃早餐时,两人又因选房的事差点吵起来,婧婧说这家又便宜又方便,慧慧说那家虽然贵点但很有地方特色,最后还是青草出了个主意,“大家轮流订房,谁订房谁作主?!闭獠沤绮ㄆ较?。
这一天是我坐的那辆车先行抵达马拉喀什的旅馆的,我和老王和婧婧三个人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另一辆车才姗姗迟来。我在外面站着等得有点累了,所以当大家付清房费放下行李出去吃饭时,我决定放弃晚餐,留下来洗澡?;刍郾硎静怀苑挂惨痔头?,我没有表示异议。当我洗完澡出来,青草也提前回来了,等他洗完澡出来,大家都回来了。当大家还在清理衣物轮流去洗澡时,忽听到一阵高亢的呼噜声穿过静悄悄的夜空清亮亮地传了进来。
我笑道,“我们的王大叔还真能睡,澡还洗呼噜就起了?!?/span>
婧婧朝外望了一眼,说,“王大叔还在收拾东西呢,打呼的是隔壁的青草?!?/span>
“是吗,他不是嫌老王打呼吗,他这声音可不比任何人逊色?!?/span>
“就是,看他明天还好意思嫌弃别人?”
第二天早上,慧慧和丽丽分别向我们诉苦,说是昨晚被青草的呼噜声吵得完全没有入睡,又说和男生混住实在太不方便,下不为例,仅此一次。从这天起,我们本来曲折的找房之路又添了一处困难:我们需要在保证不过多增添房费开支的情况下,尽量让青草和老王分开来睡。他们已经有充分的理由互相嫌弃了。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21 13:37:08
Post #22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在摩洛哥的第一餐



卡萨布兰卡街头


卡萨布兰卡往马拉喀什



马拉喀什的第一家民宿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21 13:41:04
Post #23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第八章? 走出去你就会知道一切都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难


天下起了小雨。尽管走错了路,我们还是又一次快人一步先行找到了旅馆所在,这既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不幸,因为我们三个人的英语都不太好,含羞带怯不敢主动去沟通。当我们抵达目的地时,后车跟我们仅仅相隔一公里左右的距离,然而,一分钟过去了,又一分钟过去,等了十五分钟,这个一公里仍然时远时近,仿佛走不到头。我们一会儿在微信中发过去一个定位,一会儿又开放位置实时共享,可他们就像走进了迷魂阵一样总也绕不进来。我们终于等得有点不耐烦了。鉴于我蹩脚的英语是三个人中最好的,我被要求撑着雨伞下了车。我先是试图向隔壁的商店老板确认旅馆的正确性,但他们依呀半天说的话我一个字也没有听懂。我放弃了询问,沿着石子铺就的小路,推开宽大的铁门,径直朝旅馆的后门走出。敲门,无人应答。贴耳倾听,屋内一片寂静。我东看看西朝朝,有点无奈,正准备折返时,眼见一辆小车驶入停车场,一个脑门锃亮、头发金黄卷曲的老头从车上下来,他精神矍烁,隔着铁栅栏微笑着朝我挥手示意,于是我快步走近他并用蹩脚的英语告诉他,我正在寻找预定的旅馆,并在手机上将预定成功的邮件上所显示的旅馆名字指给他看,他笑了。他告诉我他正是旅馆的主人。
旅馆的主人很绅士地将自己的车开出了停车场,又将我们的车停放在他刚刚停车的地方。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每户人家只能在这个停车场免费停一辆车,所以他把免费车位让给我们。我又告诉他,我们还有一辆车正在城区绕圈就是找不到正确的入口,他便跑到大路去寻。我们又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后车队友的身影。我们不得不承认,后车三位队友的方向感实在不敢恭维。
在这第一次的找房经过中,虽然旅馆主人说的话我懂一句不懂一句,虽然我想表达的意思常常只在心里而无法完整流畅地形诸于口,但是,大体上来说,该办的事情总归还是办成了,这让我很高兴,受益于这一向好的经历的鼓舞,在后面的旅程中,在瓦尔扎扎特、在丹吉尔、在重返的卡萨布兰卡,当我们的车一再先行抵达目的地时,我们不再一味地等待,而是采取了主动,而我也每每被老王和婧婧推到前沿阵地去问路,当旅馆在我的询问后被找到,当入住手续由我用蹩脚的英语交流完成,我的心就欢呼雀跃,就像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般满足,我甚至在想,人们常说的“走出去你就会知道一切都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难”是多么正确的至理名言啊,所以,朝前走总是比等待和观望更有价值。
旅馆的主人让我们把第二辆车停在他和邻居共有的外院里,为了防止被邻居误以为是不明外来车,他很贴心地在车前附上了一张字条,表明这是他的客人的车辆。在主人的引领下,我们一齐走进了这家别具特色的家庭旅馆。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21 13:45:00
Post #24
Re: 北非历险记
 
云淡枫清天蓝 离线 云淡枫清天蓝 马约尔花园







马拉喀什旧城区。街头。




----------------------------------------
追逐天空、追逐纯净、追逐属于我的那份自由......

 
旧帖 2018-05-22 09:49:03
Post #25
Re: 北非历险记
 
青青。。 离线 青青。。 哈哈,挺有意思的。。。
只是,长途旅行,能打到合适的队伍真的太难了。。。关键是你想迁就磨合,人家并不领情。。。

----------------------------------------
蝴蝶只有一个夏天的美丽,薰衣草只有两个星期的芬芳,太多人喜欢流星,喜欢那一瞬间的光芒,我只是想找到的散落的最后一片叶子~~~~~~~

 
» 论坛 » 异域之旅 » 北非历险记 83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

  • 12亿次电话“呼死你”? 83万余个账号被封停! 2018-12-10
  •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8-12-10
  • 凤凰公映礼之《闪光少女》 2018-11-30
  • 真怒了!台民众镜头前大骂:民进党是什么鬼 2018-11-30
  • 十九大代表杨峰:解决市民身边小事 汇集成民生大事 2018-11-22
  • “表面整改”“虚假整改” 2018-11-14
  •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 “冷门”电影集中亮相 观众大饱眼福 2018-11-14
  • 默克尔政权要崩?联盟党闹分裂内政部长威胁“单飞” 2018-11-07
  • 从化区政风行风热线节目 2018-11-07
  • “开裂”的冰岛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09-10
  • 长治网友:未欠电费却停电半月 这是怎么回事 2018-09-10
  • 就因为“阶级亲”,才应把这些难民送到欧洲。欧洲生活水平高呀,让亲人生活的更好。不能让他们到中国受苦受难呀。 2018-09-07
  • 景德镇一道路泥泞坑洼找不到东家 区住建局牵头改造 现已完工 2018-09-07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8-09-02
  • 打造科技创新领域的竞争优势 2018-07-23
  • 900| 585| 611| 193| 625| 505| 701| 842| 204| 437| 746| 765| 161| 206| 191|